<strong id="rozdr"><pre id="rozdr"></pre></strong>
    <progress id="rozdr"></progress>

    <button id="rozdr"><object id="rozdr"></object></button>
    <s id="rozdr"><acronym id="rozdr"><input id="rozdr"></input></acronym></s>

      <nav id="rozdr"><big id="rozdr"></big></nav>
    1.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知情者說

      親歷“九一三”:我曾令用油料車阻止林彪專機起飛
      來源:《黨史博覽》  作者:佟玉春 舒 云  點擊次數:

      親歷九一三:我曾令用油料車阻止林彪專機起飛

       

      /佟玉春 口述    舒  云  整理

      我是遼寧大連人,讀過六年書,學過日語,1944年初中畢業,考進株式會社當社員。1945年5月株式會社要把我們弄到日本后方,我出了個點子,要求請假回家看看,這樣我們六個人都逃掉了。日本投降后,我回家種地。1947年遼南獨二師到了遼寧普南店,我報名參了軍,以后我們部隊被編進東北野戰軍第四縱隊。我參加了遼沈戰役、平津戰役、渡江戰役、衡寶戰役、兩廣戰役等,打遍了大半個中國。

      1949年1月,我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50年底,部隊從干部中選飛行員,我是代理排長,被挑中了。到大軍區檢查身體時,醫生說我鼻中隔有點兒彎曲,還有點兒沙眼,被送到航校一期學地勤。半年后畢業,我被分到航空兵十七師四十九團任機械師。1952年我隨部隊參加抗美援朝。1954年我們部隊編入??沼⑿蹐F,我就到了海軍。


      身著五五式軍制服的佟玉春

      山海關機場主要是保證專機安全,所以挑選干部非常嚴格。大概是因為愛動腦筋吧,我被任命為山海關場站參謀長。北海艦隊司令員、政委親自找我談話,反復強調,要百分之百保證安全。

      山海關場站組建兩個月后,進入了北戴河暑期。從此每年夏天,山海關機場都全力以赴保證專機安全。

      山海關機場原是日本人搞的,開始只有教練機,弄了條2000米的土跑道。我們接收后,擴大了停機坪。1970年我國從巴基斯坦進口三叉戟后,我們又加固、加長了山海關機場的跑道。

      1971年9月12日18點30分,山海關機場調度值班員李萬香報告:北京飛來一架專機。我是場站參謀長,負責保障專機安全,就立即到現場指揮??墒菍C遲遲不到,直到20點10分,才說專機要來了。

      20點15分,一架三叉戟專機在山海關機場降落。我到專機跟前迎接。這是慣例,首長上下飛機,機場領導總要迎來送往。我看見林彪的兒子林立果從機艙里出來,后面跟著一個穿軍裝的人(后來才知道此人是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處長劉沛豐)。林立果三天兩頭來,老見面。他和我打了個招呼,就準備坐車走。

      我突然發現北戴河沒有派車來接。奇怪!中直機關怎么沒有派車?我忙讓場站值班員與北戴河聯系。

      林立果一臉焦急,像是有什么急事。他等不及北戴河來車,向我要車。1969年我們場站組建時,上級給了6輛新吉普車,這在北海艦隊的機場中是獨一無二的。吉普車很快來了,林立果叫司機下來,他坐到了司機的位置上。劉沛豐上車后,林立果飛快地把車開走了。

      我注意到林立果走錯了路。天黑了,林立果又不熟悉機場道路,走到機場修理飛機的機庫去了。我馬上趕過去,看見林立果的車撞到了車庫門熄了火。他想掉頭,卻怎么也打不著火。我很快又調來一輛吉普車,林立果也沒有多說話,換了車,和劉沛豐就一溜煙地開跑了。

      我卻越想越不放心,從山海關機場到北戴河40多公里,路況不好,白天車就少,夜間就更沒有車了。萬一林立果的車在半路再熄火,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他可就沒有辦法了。我和站長潘浩、政委史岳龍商量:他用的是我們機場的車,別半路出事,我到路上看看。

      經潘站長和史政委同意,我又調了一輛吉普車,沿路一直追到北戴河西山的大門口,也沒有發現吉普車。我這才放心地返回山海關機場。“九一三”事件后,我才知道林立果在快到秦皇島的路上遇到了北戴河接他的小汽車。他把吉普車換下,開小汽車回到了北戴河,吉普車則被接他的司機開回北戴河。

      我返回山海關機場時已經接近22點。

      因為專機停在山海關機場,潘浩、史岳龍還守在機場平房李海彬的調度室里。李海彬是空軍專機師的調度室主任。每年暑期,空軍專機師都要派調度室主任到山海關坐鎮。這間平房既是李海彬的調度室,也是他的宿舍。專機來往山海關機場,由李海彬通知我們場站調度室實施指揮。

      我問有什么情況,潘浩說專機明早7點起飛。

      1970年進口三叉戟后,我們山海關機場落過三叉戟,不過每次都是當天來當天走,還從來沒有在山海關機場過夜的。

      我回到機場宿舍,已經是22點多。我老在想怎么這么奇怪,北戴河為什么沒有派人來接林立果,而且林立果的表情那么緊張,好像要發生什么大事。當然我想不明白,但總希望山海關機場不要發生什么事,我是參謀長,責任重大。因此,我睡覺時沒有脫衣服。

      23點30分左右,住在我隔壁的政委史岳龍敲我的門,叫我趕快到他家。史政委講李萬香電話報告潘站長,海軍第一政委李作鵬先后來了兩次電話,第一次是了解當天下午是否有飛機到山海關機場,什么時候到的。潘站長沒有把這件事當回事,告訴了他。過了10多分鐘,李作鵬第二次來電話問飛機型號。潘站長沉不住氣了,打電話告訴了政委史岳龍。

      這時潘站長也到了史政委家,我們三人認為這是大事。

      我心里始終不安,覺得應該把這個情況立即向我們的上級海航某師報告,他們也同意我的意見。潘浩在電話里對師長張兆發講,有緊急情況,叫師里馬上來人。師部駐在遼寧錦西,要坐兩個多小時的火車才能趕到,當時我們還是要自己想辦法。

      我們三人連夜去了機場,路上把副站長趙雅輝也叫了起來,和他講了情況。我們四人直奔場站調度室。李萬香報告:0點6分李作鵬政委又來了第三次電話,仍是要求飛機起飛要聽北京周總理、黃(永勝)總長、吳(法憲)副總長和他的指示,其他人批準了也不能起飛。李作鵬還說誰來指示,要報告他。我更吃驚了,看來真要發生大事了。

      值班員李萬香還報告:李海彬已經要了兩輛油車加油。


      林彪所乘三叉戟飛機殘骸

      我覺得情況緊急,保證專機安全是我們最重要的任務。我提醒潘站長:是不是與李作鵬政委直接通個話?我們到指揮所后,我用保密機要通海軍總機,然后把電話交給潘浩,由他直接和李作鵬通話。李作鵬重復了他先前在電話里講的內容。我在一邊提醒潘浩:現在飛機正在加油,如果飛機強行起飛怎么辦?李作鵬可能也沒想到這種情況,他遲疑一下,說強行起飛,就直接報告周總理。潘浩又請示:是不是要告訴林彪專機飛行員潘(景寅)副政委?李作鵬表示同意。

      站長潘浩和副站長趙雅輝去通知潘景寅,但他不在房間里。事后他們才知道潘景寅那時正在隔壁李海彬的調度室里。如果他們到調度室看一看,就可能通知到潘景寅,當然潘景寅聽不聽是另一回事。

      13日0點15分,我步行去停機坪。在距離林彪專機不到100米的地方時,林彪的大紅旗車飛快地開進了機場,停在離專機很近的地方,時間是0點22分。

      我趕緊往專機跟前跑,看見林立果、劉沛豐先下了車,然后林彪、葉群也下了車。葉群大喊:“有人要害林副主席,我們要走了?!彼艿接蛙嚫按蠛埃骸翱彀延蛙囬_走!快把油車開走!”

      林立果下車后也大叫:“快,快,快,飛機快啟動!飛機快啟動!”我看見林彪他們沒有等梯子車開過來,就順著駕駛艙工作人員的小梯子往上爬。第一個上去的是劉沛豐,第二個是葉群,林彪緊跟著葉群上去了。

      這時,一輛吉普車開到停機坪,七八個八三四一部隊的戰士下了車。他們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呆呆地看著林彪他們上飛機。

      林立果則到專機旁邊打電話(專機旁邊安裝有固定電話)。林彪專機上下來一個人,事后才知道是特設師邰起良。潘景寅叫起三個機械師加油,兩名機械師李平和張延奎爬到飛機右翼上加油,特設師邰起良在機艙里作飛行前的準備。他看見林彪到了,但兩個副駕駛以及領航員、通信員等五名機組成員還沒有到,就下飛機給李海彬打電話。

      我攔住邰起良,對他說:“沒有周總理批準,專機不能起飛!”邰起良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沒有說什么。

      林立果推著邰起良上了飛機。邰起良似乎有些猶豫,回過頭還看了好幾次。林立果最后一個上了飛機。

      我感到情況異常緊急。海軍第一政委李作鵬已經明確說周總理不讓這架專機起飛。我決定采取非常措施,用兩輛油車去阻止專機起飛。我叫油料科長王學高和油料排長王敬之各帶一輛油車,開到離滑行道出口50米處,擋住專機,決不能讓它起飛。

      以后好多人問我怎么有那么大的膽子,敢攔林彪的飛機。我說:周總理不讓起飛,不管誰讓起飛,都不能起飛,我有把握!林彪這次上飛機就像逃命一樣。塔臺既沒有調度放行,也沒有領航和通信保障,太反常了!

      可惜我安排的兩輛油車只有一輛油車半到位。如果兩輛油車全部到位,肯定把林彪專機堵死了,它既不能前進,也不能后退,而龐大的三叉戟專機又不可能轉身打發走兩輛油車。我叫機場警衛連緊急集合,但是疏忽一點,忘了帶槍。我趕快跑到外場值班室找槍,拿了槍和僅有的3發子彈。

      這時,林彪專機開始發動了。跑道燈沒有開,只有停機坪上的燈亮著,而警衛連還沒有來。我朝天打了三槍,意思是催促警衛連趕快來。李萬香聽到槍聲后,立即熄滅停機坪上的照明燈,山海關機場漆黑一片。

      這時,林彪專機的三臺發動機都發動起來了,聲音非常大。因為林彪專機的機頭燈開著,所以我能看見飛機在快速移動。也許是飛行員潘景寅太著急,沖著跑道邊上的一堆大石頭去了。這些石頭是維修跑道時剩下的,還沒有來得及移走。潘景寅強扭了90°的大彎,致使專機提前轉了彎,一個輪子陷入跑道邊的豆子地里。9月12日白天山海關下了大雨,地里全是泥。我急忙坐一輛油車去追,還沒有等我趕到,林彪專機已經加大油門,狂吼著從東向西沖進了跑道。

      專機雖然看不見了,但我當時認為專機沒有起飛,還往西邊秦皇島的方向看。這時八三四一部隊負責警衛林彪的二大隊大隊長姜作壽也乘車來了,說飛機已經飛走了。

      我和姜作壽一起去看那輛半到位的油車。王學高帶的油車沒有按我的命令開到指定位置。他害怕了,說下去看看,就下了車。司機是老兵,也沒有執行我的命令,停在半路。王敬之看油料科長的車掉了隊,他也借故下去看看,離開了油車。油車上只剩1970年入伍的新兵劉三兒。劉三兒倒是把油車開到了指定位置,但他沒有熄火。林彪專機過來了,上邊有人喊:“油車快讓開!油車快讓開!”他嚇得趕快把車往路邊上開,但是專機的右翼還是刮住了油車頂上的鐵蓋兒,把油車鐵蓋兒上的棍子都撞彎了,飛機上也被刮掉不少東西??煲粋€月后,豆子收割了,老百姓到地里拾草,把撿到的飛機鋁皮、燈罩等東西交給我們。我們如數轉交給中央專案組的公安部副部長于桑。

      我和姜作壽一起去了調度室。我讓李萬香通知附近雷達開機,監視飛機去向。林彪專機向西飛,然后轉彎,向赤峰方向飛去,很快雷達就看不到了。當時,我們不知道林彪專機出了國境。天亮以后,海航某師師長張兆發來了,北海艦隊副司令員王天保也來了。

      9月13日14點前,姜作壽給我打電話說,林彪專機墜毀了,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之后,我們8個當事人,站長潘浩、政委史岳龍、我、副站長趙雅輝、油料科長王學高、油料排長王敬之、司機劉三兒和另一個司機(名字忘記了),都被集中到沈陽軍區,各寫各的材料。之后我們又回到機場上班,王學高和王敬之也沒有受到什么處理。

      多年來,我一直在想林彪專機失事的原因??哲娪蟹輬蟾?,認為林彪專機失事的原因是沒油了。我認為林彪專機失事原因不是沒有油了,而是飛機和油車相撞,造成右翼嚴重受損。從到現場的中國駐蒙古大使館的二等秘書孫一先的書中,我特別注意到三叉戟專機的右翼上有個直徑40厘米的大洞。飛機外殼是鋁殼,油車蓋兒是鐵殼,鋁可比鐵軟多了,鐵棍都撞彎了,這架飛機的右翼底部受的損傷也不會小。三叉戟兩個機翼都是油箱,而且飛機右翼底下有個加油口。也許剛撞上沒事,但是飛行一兩千公里后,在高空氣流等各種復雜因素作用下,飛機受傷處比別的地方要承受更大的壓力,很可能破裂,或者造成起火。當然,我從來沒有看到有人這么分析過。不過,我認為這是分析“九一三”事件飛機墜毀原因的一個重要思路。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
      <strong id="rozdr"><pre id="rozdr"></pre></strong>
        <progress id="rozdr"></progress>

        <button id="rozdr"><object id="rozdr"></object></button>
        <s id="rozdr"><acronym id="rozdr"><input id="rozdr"></input></acronym></s>

          <nav id="rozdr"><big id="rozdr"></big></nav>